充滿魅力的日本濱海小鎮,廣島尾道空屋再生(下)

文|張敬業

前情提要

在上一篇充滿魅力的日本濱海小鎮,廣島尾道空屋再生(上)我們談到,建築師渡邊義孝先生帶領筆者前往NPO尾道空屋再生協會所參與的幾個空間再生案例,有尾道本通商店街上整理的長屋、尾道山上的大量體空間「見晴亭」,以及建築在山腰間由移住者與新創藝術家進駐的老屋群,讓原本逐漸凋零的山海小城,又重新燃起生機。本週我們離開尾道山上,繼續隨著渡邊先生的腳步,前往尾道車站後方的三軒家町。

位在車站後方的洋館群也是NPO尾道空屋再生計畫的再生物件之一

老屋串聯起的「台日友好」

松翠園-大廣間

往尾道車站後面方向前行,沿途已有好幾棟具有時代氛圍的洋館,不斷吸引著我們的目光,而我們的下一站即是目前正在整理修復的旅館-松翠園。而其中的宴會廳大廣間自2010年歇業以後,也由NPO尾道空屋再生計畫於2018年起開始陸續整理。松翠園位在尾道車站正後方的半山腰上,在我們造訪的時候,也巧遇協助修復的志工群,正接連從山下傳接沙包上山。

左:正在搬運沙包的志工群;左上:繼續上坡才是大廣間的入口;大廣間玄關
跟很多地方的酒館或宴會廳一樣,天花板的格板是贊助廠商與感謝名單的展列。
大坪數的空間,讓許多群眾活動變成可能。
從大廣間就可以眺望尾道的海景

而大廣間是擁有60疊塌塌米大的空間,兩疊為一坪大的空間,大概有30坪的大小。除了作為旅館的宴會廳空間外,也提供給地方的婚喪喜慶使用。由於位在半山腰上,窗外就可以直接看到整個尾道的海港景緻。除此之外,近來許多台灣的老屋社群,也紛紛前往尾道的松翠園大廣間進行建築與文化的交流,如老屋顏團隊;青田七六的水瓶子老師;出版台北Y字路口與山口西京都古城之美的栖來光老師等,一連幾輪的分享講座,把台灣的美好,透過老屋的探查、整理,介紹給尾道的朋友們。而就在今年的一月十九日,尾道的朋友也舉辦了「尾道的台灣小宇宙」活動,邀請了台灣的團隊前往擺攤,有台灣的古物、道具、美食、老屋周邊商品等。成為非典型的地方推廣活動,是藉由老屋串連起的「台日友好」。

延伸閱讀|老屋顏:台日近代建築對談

延伸閱讀|尾道的台灣小宇宙

舊和泉家別邸(尾道高第樓)

高第樓

點我看大圖

登錄「有形文化財」的標章

離開松翠園大廣間,下一站一樣是位在三軒家町內,可以說是「尾道空屋再生計畫」的起點,2007年由是協會靈魂人物-豐田雅子女士購入,而且這個案例也是促成NPO尾道空屋再生的成立。

雖然在很多台灣人的印象中,看到木構外觀與黑瓦的組成,會認定是「日式」建築,可是這棟建於1933年(昭和8年)的斜坡上的二階木造房屋,卻是不折不扣的和洋折衷建築,而且也因為有許多特別的裝飾語彙,又有「高第樓」的別稱。尾道高第樓也跟見晴亭一樣,是具有「日本文化財」身份的建築物,筆者造訪時房屋正進入整修的最後階段,而且就在不久前高第樓已經完成修復。在開放參訪的介紹文裡面提到,「2007年由豐田雅子女士衝動買入的房屋,經過13年的修復終於完成」、「這棟房子是尾道空屋再生計畫的最高傑作」,可以想見這棟房子花費做多時間完成,還是實踐空屋再生想像的起點。而這棟高第樓未來也將作為最多可以入住八人的包棟式的民宿經營。

2007年五月豐田女士與高第樓相遇,兩個月後「NPO尾道空屋再生計畫」集結而成,往後13年間他們又陸續相遇、整理了18間老屋。除了空間的再生,整理出來的空間也與市役所的移住計畫合作,做老屋的空間媒合提出更多,對於地方生活的想像。

延伸閱讀|尾道空屋再生X移住計畫

從共同住宅到共創空間的想像

北村洋品店

位在高第樓正前方街區中的北村洋品店,即是目前NPO尾道空屋再生計畫的據點,也是組織成員們會議討論的場所。北村洋品店是大家時常聚會的場所,所以空間感受也相當的居家,剛進到空間,雖然沒有任何人,感覺大家才剛結束上一場聚會,感覺今晚大家忙完之後又會過來。除了兼具會議與集會所的客廳空間,廚房與玄關都有著可愛的馬賽克拼貼來做裝飾,在這裏也可以購買一些協會出版的周邊商品及搜集而來的古道具,來支持組織以及老屋的修復運作。

三軒家公寓

三軒家公寓中庭

點我連結

位在北村洋品店正後方的三軒家公寓,這裡是很典型的集合式公寓,總共有10個房間,公寓外面有一個過度的中庭作為公共空間。過去這裡作為單身男子的公寓,後來因為時代需求的改變而逐漸荒廢。經由協會的整建修復,現在成為小型創作者的共創空間。

左一:豐田雅子女士;右一:渡邊義孝先生

渡邊先生在尾道的空間作品

經歷一個上午的尾道建築散策,渡邊先生利用最後一點空閒時間,也帶我介紹了他在尾道的另外兩件作品,U2倉庫前木棧廣場及廣場斜前方的倉庫側邊的健身空間。

U2倉庫前木棧廣場

U2倉庫與戶外的木棧廣場

跟許多港口的倉庫空間一樣,在使用需求轉變後也逐漸閒置下來。尾道的U2倉庫內部改造呈咖啡館、衣物選品、下午茶空間,擴充商業需求。而空間同時也結合著尾道近年來推展的瀨戶內海單車旅行,除了有捷安特的單車用品進駐外,還將內部空間改造成單車主題旅店。不過在U2這邊更只得注意的是,倉庫外廣場的木棧空間,因為使用需求的改變,從倉庫變成市民休憩的商業空間,自然在銜接倉庫之間的戶外空間,必須要有所調整,以此來因應容納更多市民能夠親近,或者說倉庫原本的單一倉儲功能,因為這個木棧板所搭建的平台,以容納更多市民的需求。傍晚時分在這裏可以觀察海面與天空的顏色變化,木棧板空間也讓市民活動可以從車站前的碼頭延伸到U2倉庫這端。

左、右上:單車與餐飲賣店;右下:單車主題旅館
新置的木棧平台,連結了市民生活與倉庫的新機能。

延伸閱讀|尾道U2空間

舊倉庫側邊的健身中心

上:健身中心外觀;左下:健身中心內部;右下:原本的倉庫紅磚牆與已經上新漆的鋼構棚架。

另一個作品是位在倉庫斜前方的倉庫空間。雖然這個健身空間只使用了原本倉庫1/4大的空間,但因為挑高與完整,也隔出了一個小型卻完善的健身場所。而健身中心除了自身營業的配色基礎,建築師在修復時也保留了原本倉庫露出的紅磚,以及屋頂棚架的鋼構,讓整個空間不至於因為新事業的進駐,而與原有空間的脈絡有所斷裂,相信這也是熱愛老屋的渡邊先生,希望透過空間改造來做的時空連結。

小結

兩位尾道空屋再生計畫的多年戰友,是尾道老屋再生的重要推手。

尾道的美好,除了先天的海天一線的優勢外,更重要的是有像NPO尾道空屋再生計畫的豐田雅子女士,這樣感於夢想的實踐家,還有如渡邊義孝先生這樣熱血的建築家,除了讓逐漸頹靡的空間再生,更重要的是對於空間要投注更多地方生活的想像,所以像是地方組織的橫向連結,與市役所的移住計畫合作等等,都是讓修復完成的空間可以注入新生命的方式。

我在尾道的三天兩夜,入住了位在本通商店街後方的老屋青年旅館YADO CURLY,在我離去前的那個晚上,與老闆村上先生閒聊才知道,他在2019年時曾經參與尾道市長的選舉,在他的臉書封面,也有一張對於尾道未來的想像圖。在日本,素人參政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但因為小鎮居民對於自己的未來有所想望,所以願意挑戰這個難以突破的傳統。

老屋改造的青年旅館 – YADO CURLY

近年來世界各地越來越多人們遠離城市,到如鹿港、尾道這樣機能完整的小城鎮展開生活,不管是不是因為台灣、日本政府推動地方創生政策之故,這些重返鄉土的人們,也都在自己落腳的城鎮經營,要讓自己的腳下的鄉土成為充滿魅力、執得期待的地方。我想就是因為城鎮裡有這些人們所展現的活力,才會讓造訪人們有想要再回去的想念。

你看過上集了嗎?還沒的話點擊這裡|充滿魅力的日本濱海小鎮,廣島尾道空屋再生(上)

推薦活動

《老屋新溫度》鹿港老屋活化再利用補助計畫|說明會

日期|2020 年 03 月14 日 (六)

時間|14:00 – 17:00

地點|鹿港桂花巷藝術村35號空間 (按我導航)

(鹿港鎮公園一路與親民路交叉路口,近YouBike桂花巷藝術村站)

報名連結|https://lihi1.com/T6YBq

電話報名|04-7771181 陳小姐

活動流程|2020年03月14日

  • 13:30-14:00|報到與入座
  • 14:00-15:00|城市面容與老屋空間|主講:姚銘偉 老師
  • 15:00-15:40|鹿港歷史老屋活化再利用補助計畫 說明與經驗分享|主講:蕭定雄 計畫主持人
  • 15:40-16:00|文化部私有老建築保存再生計畫說明|主講: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王貞富 老師
  • 16:10-17:00|座談、交流與個案討論

你可能還喜歡

【進修筆記】著顏有術相片上色工作坊隨手筆記|台灣國家攝影中心&國美館

在執行古寫真上色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對於影像所在時代、時間、季節、場景、氛圍、物件細節等元素的「考證」。佐榮老師也提到目前以台灣在進行古寫真上色的考證方法有「日本時代的彩色繪葉書」、「戰後米國大兵的照片」、「文獻資料」、「實體文物」、「耆老的回憶」等五種,而對照片上色的目的在於還原視覺,讓文史的細節看得更清楚。而這些考證與講究是「對歷史負責」的態度。上色並非要挑戰原作的美麗,而是希望更接近記憶,進而還原歷史的真相,匡正史料上的不足。
Read More

瀨戶內亞洲論壇給今秋的啟發

亞洲論壇的經驗讓我們了解,今秋藝術節的「友善環境店家」、「公共食堂」、「剩布計畫」等單元,與亞洲各地藝術節在關注的環境永續同步;利用生活場域作為策展空間,讓藝術離開white cube走進當地人的生活的「街區策展」,藉此討論人與地方空間的關係。而最重要體醒是,要讓今秋邁向永續,不單單是每一屆藝術節找來資源,讓資源可以透過藝術活動的舉辦,展開對於地方的想像,同時要能夠長出與地方共生的能力。
Read More

那些與《地方設計》 擦肩而過的日本旅行風景

隨著「地方設計」一書在2021年初出版,以及台灣地方創生政策推行進入第三個年頭,這幾年來看到越來越多青年投入地方工作的領域,相關的出版品也呈現百花齊放的狀態。很難得自己也是投身地方9年時間的相關工作者,且又剛好與「地方設計」作者及書本內容有這樣的緣分,當然要特別為了鹿港、彰化及中部地區的書友,安排一場跨海見面會。除了聽奕屏聊聊訪談地方設計的故事外,更想跟奕屏交流讀書心得。
Read More

好想再去一次的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上)

2020年全世界受到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原定的許多大型活動延期或取消,原本預計這個月底開幕(原訂5/31~7/19),位於長野縣大町市的「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也受到疫情的影響而延期。回到2017年,與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的初識,好好感受藝術祭帶來的地方生活感。
Read More

來自東京的員工餐廳,禾火食堂的另外一個想法原型。

2018年的大年初四,我們在鹿港開了「禾火食堂」,一間結合了生活減塑與社區共食的社區食堂。而在許多的報章雜誌與媒體訪談中,我們也比較常談論起禾火食堂在今秋藝術節的實踐,為了解決多人用餐而避免吃便當產生的各種廢棄物,以及2012年從保鹿運動開始,在社區撿垃圾,與希望減塑觀念可以擴及到社區店家,而從2016年起的今秋藝術節推出的友善環境店家的概念等等。而開設一間食堂所能及的,也不僅止於次。
Read More

地方的創造與再生-鹿港囝仔的反思與實踐

文.張敬業 (鹿港囝仔創辦人、今秋藝術節策展人) 《今秋誌I:地方的創造與再生》,是以每年秋天舉辦的「今秋藝術節」為名,收錄了二O一五到一七年三屆的策展構想,以及藝術節在鹿港創造的想像與企圖解決的地方問題。選擇以「今秋」為名,而非延續更早推出的《道地誌》(現已停刊),主要是兩者的定位不同,《道地誌》是偏向介紹地方的週期性刊物,而《今秋誌》的定位是回顧與匯整三年一度的節慶實踐,更重要的是,「今秋藝術節」已是這群在地實踐者從二O一二年開始的保鹿運動,甚至更早之前鹿港囝仔的集結與發想的實踐。這群返鄉青年們,如何透過實踐重新認識家鄉,與運用自身專業,讓一年一度的今秋藝術節,不只是回應這個城鎮所面臨的問題,更從中產生新的創業想法,這都是本期《今秋誌》想要傳達的,這些歷程都是重要的累積,回顧起來依然歷歷在目。 彰化縣秀水。 (攝影:張安儂) 「地方的創造與再生」的構想,是來自日本政府的「地方創生」政策一詞。這是日本為解決因偏鄉人口老化、外流,所衍伸的經濟頹靡與文化斷層等問題,同時面對過度飽和的都會人口,而提出活絡地方經濟的綜合戰略計劃,以政策性的引導,推進吸引年輕人的魅力城鎮建設,提升人口、創造就業機會。借鏡日本的經驗,立法委員余宛如、吳思瑤等,也開始與民間從事地方再造的團體交流經驗,並與中央部會研擬相關政策,催生適合台灣的「地方創生法」。 然而沒來由的,「地方創生」一詞也漸漸成為社區營造的新興代名詞(兩者雖然在本質上略有相似,但實踐手法與思維上仍有所差異),甚至在二O一八選舉年,成為許多候選人的競選標語。總之這個在日本的政策名詞,在台灣也出現各種另類詮釋。而本書的「地方的創造與再生」,即是回顧鹿港囝仔這群在地青年,自返鄉投入地方再造到開創事業的過程中,如何在社造團體、社會企業、文青等標籤中追尋自我定位。在投入實踐的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的家鄉,同時運用所學回應並試圖解決家鄉所面臨的問題,讓家鄉可以有新的詮釋與想像。 鹿港的文化環境與產業條件是得天獨厚的,早在大航海時代就已經有在地的巴布薩原住民及來自中國的漢人移民,與西方的貿易商隊進行「鹿皮」等交易;而眾所熟知的「一府、二鹿、三艋舺」,過去繁華的二鹿時期,即是當今鹿港市街與文化美學發展的雛形。儘管後來因為鹿港溪的淤積,使得海上貿易式微,且日治時期的鹿港行政層級低,在缺乏重大交通建設下逐漸走向沒落,但鹿港卻也因此較其他城鎮保存了更多的古風貌。 一九七八年開始舉辦的「全國民俗才藝活動」(後來輾轉成為現在的「鹿港慶端陽」),與二O一二年「台灣燈會在鹿港」,都一再躍上全國版面,讓古鎮鹿港成為知名的「觀光」小鎮。然而觀光為小鎮帶來了人潮,看似讓經濟得以活絡,但其實在地方居民的生活上、文化上、環境上卻造成了許多改變。產業方面,除了既有的老街文化與觀光產業,在廣泛的鹿港生活圈裡有三個工業區,鄰近鄉間也有許多中小企業(農地工廠又是另一個議題),提供了工作機會讓回到地方的年輕人找得到工作,留在地方,而留下來以後才能更實際的去面對地方問題並設法解決。引用人類學家丘延亮老師所說:「一個部落有年輕人回去,一個部落沒有年輕人回去;十年之後,有年輕人的部落還在,沒有年輕人的部落已經消失了。」當地方留得住年輕人時,才有機會更進一步談論地方所面臨的問題,與發想更多願景,即便是面對複雜矛盾的農地工廠議題,都能有機會一步步的將問題釐清、討論並研擬解決之道。 彰化鹿港頂番婆。 (攝影:張安儂) 細數返鄉的日子,許多在地的實踐,讓我們對於「返鄉」一詞有了更多詮釋。返鄉不只是回到家鄉,更是「重返鄉土」!返鄉青年是如此受到關注的,因為青年象徵著活力,也是地方重要的生產力。返鄉從事地方再造時,往往會參考、學習或複製國外的經驗,但因為文化、社會等背景的不同,同樣的做法不一定能有相同的效果。這些參考與學習都是過程,最重要的是要能夠將其轉化並創造自己的經驗。因此透過《今秋誌》的出版,除了回顧與整理這些年實踐的歷程,也讓這些經驗成為實體的檔案,提供給後來從事地方再造的人們參考。期許留下來的檔案與故事,能夠開啟更多人對於地方與社區的想像。 最後,我們要將這本書,獻給沒有被寫入《今秋誌》的返鄉青年,昱凱。昱凱是夥伴安儂就讀高中與大學時期的學弟,更是最初的鹿港囝仔成員之一。二O一O年,昱凱參與了〈鹿港囝仔攝影聯展〉,受到夥伴們的鼓舞,因而決定在大學畢業後返鄉並肩作戰。草創初期的鹿港囝仔還沒上軌道,所以昱凱必須白天在工廠上班,晚上則一起討論活動,假日的時間共同實踐。但某天上班途中發生了意外,昱凱離開了大家。雖然有許多未竟之業與遺憾,但那些重要的開始,都有昱凱一起走過,也讓現在的鹿港囝仔可以照顧更多的夥伴,讓返鄉的生活變得更加精彩。 2012年11月25日第一場的「保鹿運動」,活動很陽春、人數也不多,卻是一個重要的開始。人與土地的關係,就在身邊力行之後連結上了。永遠要記得那天積極、滿足的笑容。(來源:鹿港囝仔)   謝謝昱凱,《今秋誌》算你一份!
Read More

業務洽詢|合作

Line 線上客服,請搜尋 @lukang2012

加入好友

鹿港囝仔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Email|info@tkfl.tw
聯絡電話|04-7771181
地址|彰化縣鹿港鎮民族路131號
營業時間|09:00 – 18:00

聯絡我們|Contact Us

歡迎您與我們聯絡,填妥下方連絡表單,我們將會有專人與您聯繫,及說明服務報價!